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荣誉 >

22年前狠心父亲卖儿换钱 22年后儿子寻亲|www sxfl org

发布时间:2015-07-06 15:12:43 作者:陕西誉丰源物资有限公司

22年前狠心父亲卖儿换钱 22年后儿子寻亲母子团聚

  南国早报记者 王世杰 文/图

  又是一个团圆的故事。

  7月5日中午,宜州市安马乡肯坝村羊洞屯蒙美林家响起了鞭炮声,她那离家22年的小儿子终于回来了。

母子相拥。母子相拥。

  

  狠心父亲卖儿子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今年4月下旬,福建南安一个名叫李玉华的女子在宝贝回家登记资料寻找亲人。她不是为自己寻找亲人,而是帮助她的丈夫陈重视寻找亲生父母。

  志愿者余生接到寻亲任务后,第一时间联系了陈重视本人。据陈重视回忆,他的本名叫罗玉福(音),小时候生活在广西的一个贫穷小山村。家里有爸爸妈妈,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当时大姐已经嫁人。

  陈重视还记得,当时爸爸经常和妈妈吵架并殴打妈妈,妈妈带着二姐和哥哥离家出走了。此后,家里只剩下刚刚8岁的他和爸爸两个人生活。那些日子里,他经常要和爸爸到村后的山上去烧炭,卖了木炭才有钱买吃的。

  过了一段时间,爸爸将他带到了福建南安,卖给了当地一户人家。临别前,爸爸叮嘱他找机会逃走。

  刚到养父家的那些日子,他也曾按照爸爸所说的话,找机会逃走,但没有成功。尽管如此,临别时爸爸叮嘱他记下的家乡地址,他还是记了下来。只不过,他记下的只是家乡地址的家乡话发音,20多年过去了,家乡具体在哪,他也不知道了。


罗日甫将母亲搂在怀里。罗日甫将母亲搂在怀里。

  

  根据发音找家乡

  4月25日,余生将陈重视的回忆内容整理后再次发帖,同时将内容发到广西Q群发动群内志愿者讨论查找。

  陈重视回忆的地名发音为“广西野山砚安嬷秧童征公所”,大家认为这个肯定是谐音。

  志愿者“河池博源”、“钦州潇湘”、“玉林星星”、“梧州小刀”、“宜山珍惜”、“梧州黎民”、“浦北吉祥子”进行讨论后得出,广西壮话一般将“县”发“砚”的音,而“乡”则发“秧”的音,据此可以初步判断,“野山县”有可能就宜山县,也就是目前的宜州市,因此地址可能是广西宜州市安马乡。“宜山珍惜”表示,将尽快找安马乡的同学核实。

  随后,余生又将陈重视记忆中的地址的录音、家乡粗口骂人语句的录音,发给志愿者们分辨。约5分钟后,“河池博源”就将陈重视的家乡锁定在宜州市安马乡羊洞村。为了进一步确认地址的准确性,“河池博源”联系了在安马乡上班的黄哥,黄哥也确定有这个村。紧接着,黄哥又多方联系,找到了羊洞村负责人覃寿强的联系方式并交给了“河池博源”。“河池博源”拨打对方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志愿者亲自核实

  原来,覃寿强白天在外面做工,手机忘在了家里。当晚9时许,电话终于打通了。他说,1993年,羊洞村的确有一个姓罗的小孩由父亲带出去后在福建那边失踪,现在那孩子的妈妈还在村里。

  得知这个消息后,志愿者们激动不已。为了核实到最准确的资料,“河池博源”决定次日亲自到村里进行核实。

  4月26日一大早,“河池博源”和两个朋友驱车来到安马乡羊洞村,在覃寿强的引领下,来到了曾经有孩子失踪的这户人家。家里只有一名老妇人,名叫蒙美林。老人说,她的丈夫叫罗仁忠,已于2006年过世。夫妻俩有4个孩子,大女儿罗美勋,二女儿罗美运,大儿子罗日绍,小儿子罗日甫。小儿子1985年出生,1993年被父亲罗仁忠卖到福建,20多年来,一直没有音信。

  蒙美林说,当时生活贫困,大女儿已早早嫁人,由于经常受到丈夫的打骂,她就想带上几个孩子离开这个家,但丈夫不同意她把小儿子带走,于是她带着二女儿和大儿子离开了家。没想到,这个狠心的男人把孩子带到福建后,竟然自己一个人回家了。因不想再受丈夫的打骂,蒙美林直到丈夫死后才敢回家。目前,大女儿在广东打工,二女儿出嫁后一直没有联系过,大儿子在湖北打工,家里只有她自己。

  覃寿强说,以前罗仁忠在世时常跟村里人提起自己有个儿子在福建。

  在了解到这户人家当年失踪孩子的名字与陈重视记忆的名字谐音一致,基本情况都吻合后,“河池博源”拿出手机,把陈重视的照片拿给蒙美林和村里的老人辨认。

  蒙美林一看到照片马上泣不成声,以前见过罗日甫的人都说,照片上的人就是那个被狠心父亲卖掉的孩子。

  “河池博源”将村子拍了照片传给陈重视,没想到陈重视对一些景物还有印象,村口的池塘都能认出来。因为工作的关系和孩子上学抽不开身,陈重视决定7月份回乡认亲。


  

  22年后母子重逢

  7月3日下午,陈重视带着妻子和一双儿女以及养父养母,驱车从福建南安出发,经过一天一的行驶,终于在7月4日下午抵达宜州市。经过一夜的休息,5日上午,在志愿者的带领下直奔安马乡肯坝村羊洞屯。

  知道家里条件不好,陈重视走到安马乡街上时买了鞭炮。中午时分,终于回到了阔别22年的家。一见到儿子,蒙美不禁失声痛哭,陈重视赶紧将母亲搂在怀里。

  早早等候在村口的乡亲们见了陈重视也说,他就是罗日甫,模样一点没变,就是个头长高了。一名村民问道:“还记得当年你和你爸上山烧炭吗?爷俩天天弄得一脸黑。”听到这里,陈重视频频点头说记得。

  覃寿强说,当年罗家在村子里是最穷的,罗仁忠好吃懒做还经常打骂老婆孩子。老婆带着孩子离家后,罗仁忠还曾把别人家的牛牵回家里,但后来又让人家找回去了。他说,罗仁忠临终前,身边没有一个人,当时罗的眼睛已经失明,他还曾帮罗仁忠做饭。罗仁忠过世后,他又联系了罗的二女儿和一个亲戚来处后事。直到2012年,蒙美林才从桂平回来。

  为何要跟儿子一起回乡,是担心他不再回福建吗?对于这个问题,陈重视养父陈孝城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父母,有谁会忘记呢?何况儿子都有了孩子,都是大人了,他有什么想法,都会尊重他,支持他。

  陈重视说,见到亲生母亲很高兴,只是语言不通,双方都听不懂对方的话,所以先维持现状,有时间会多回家看看。



  • 上一篇:河南全面排查整治老楼危楼 防止楼房垮塌事故|芊芊家
  • 下一篇:发烧男孩送医路上抽搐 公交司机一路狂飙筹钱|mdyd 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