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荣誉 >

脱单记(倾听・转型中国)

发布时间:2016-05-18 20:16:17 作者:陕西誉丰源物资有限公司

脱单记(倾听?转型中国)   农村青年的婚恋问题,近来广受热议。记者在农村采访中了解到,努力打拼、真心付出成为越来越多农村未婚青年的婚恋观,而高额彩礼在一些地方已成为一大困扰。请看分别来自云南、安徽、山西的三位农村小伙娶媳妇的故事。  自己有本事,才能娶上好媳妇  “小伙子,打光棍,夜里搂着枕头睡;女儿嫁,嫁远方,嫁鸡嫁狗嫁他乡,不恋新岐苦地方。”曾经,云南保山腾冲县中和镇新岐村是有名的光棍村,这个密林环抱的小山村,人均耕地不到1亩,村民收入微薄,外嫁成了这里大多数姑娘的选择。  去年,30岁的新岐村男青年段生楼终于娶上了媳妇。  “原来村子里公路不通、耕地又少,真的太穷了。过去,我家连吃饭都成问题,哪里还敢想什么结婚。”段生楼说,“村子里男多女少,很多村里的姑娘都选择外出打工,像我一样结不了婚的很多。”  然而,就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新岐村中一个又一个像段生楼一样的男青年“脱了单”。“主要原因还是大家经济都好很多了,原先我家里一个人一年的收入才2000多元,现在能有七八千。”段生楼说。  新岐村经济的改善得益于这几年村子里基础设施的大力建设和经济作物种植的开发。“过去公路都不通,交通工具主要靠骡马,外村的姑娘听到新岐村都绕道,更别说嫁到这里来了。这几年,公路通了,大家都开上了摩托车和小轿车,村里经济作物的收入都还不错,很多外出打工的人也都回村里来发展了。”段生楼说。  “结婚是一个很花钱的事,还是有点钱心里更踏实。”段生楼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村子里结婚彩礼要三四万,装修新房,添置新家具,没有几万块也下不来。”  “有些别的村子要的彩礼更高,最多的能达到10多万。我们村还算好一点的,不过只要不是天价,我觉得还是应该的,别人嫁给你也不容易,不能让人跟着你受苦。”现在,段生楼自己有一片红花油茶林地,好的时候,茶油能卖上100多元一斤,家里的主要经济收入也都是靠它。  “说其他都是白费功夫,还是得自己有本事,才能娶上媳妇,好好对她”。装修了新房、娶了媳妇的段生楼现在谋划着新的事情,想给自己的小家庭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段生楼还有个1987年出生的弟弟在昆明打工。“我们也担心他的结婚问题,不过年轻人,还是要靠他自己。”段生楼说。  暖男讨得县城姑娘喜欢  30岁,没房没车没存款,小妹上大学需要费用,加上老父亲患病,时常需要人照顾。在常人看来,安徽合肥市三十岗乡风景村村民姜伟(化名)属于标准的婚恋“困难户”。然而,今年春节,姜伟心里乐开了花,大年初八,小伙儿在村子里摆了十几桌喜宴,没有像样的彩礼,没有风光的车队,却迎娶了一位县城姑娘。  “父亲2006年得了脑梗塞,已有些神志不清,加上年轻时患上哮喘,全靠母亲在家照顾。”姜伟介绍,自己现在的工作是做农网电路改造维修,每个月4000多块钱,但要帮着负担小妹上大学的费用以及父亲的看病花销,日子过得挺紧巴。  新媳妇这边,家境要好得多。让人宽慰的是,从相识相恋到步入婚姻,3年多来女朋友清楚姜伟的一贫如洗,依然选择同他相伴一生。  去年,女朋友放弃了县城超市文员的工作,只身到合肥的一个印刷厂上班,一边赚钱,一边帮着姜伟料理家务。“不图他有啥,人厚道、实在,又对父母孝顺,这还不行吗?”在女朋友看来,姜伟是暖男一枚,能给人稳稳的幸福。  现在农村青年结个婚也是相当不易,姜伟介绍,房子首付、车子、再加上七八万块钱的“三金”、彩礼等,不算置办酒席的其他费用,整个下来花销起码得30万。“我们这边的情况还算比较好,有的地方要求更高。”姜伟说。  “期待国家层面会有更多的政策,加大新农村建设、农民工创业的资金支持与投入,但另一方面,我们个人也得明白,彼此的真心付出,比再多的彩礼、份子钱都要贵重。”姜伟觉得婚姻这事儿讲求真心,不要牵扯太多彩礼等物质因素,一方面也在埋头苦干多挣钱,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  现在,姜伟被临时派到六安做电网改造维修,媳妇跟着过去打零工,这对小夫妻过得穷开心、傻幸福。  “押房子”钱压得喘不过气  “这哪是娶媳妇啊,这是还债啊。”在山西省中阳县武家庄镇小疙瘩村,记者碰到结婚不久的许艳强,他就开始倒苦水。  许艳强今年已满30岁,在当地一家钢厂工作,钢铁行情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挣到四五千块钱。这个收入在县里算是不错的工资,对象也处了好几年了,就是结不了婚。直到去年下半年,他才办了婚礼。  结婚这么晚,用他的话说:“就是因为‘押房子’钱闹的。”因为处的对象是县城的,女方家提出来必须要“押房子”钱。“七八年前,‘押房子’钱一般要5万元,到后来涨成15万,现在一般都是20万了。”  “按道理说,农村人在村里都应该有住的房子吧?”面对记者的不解,许艳强苦笑一声:“村里的房子不缺,但东边、西边山里的年轻人都跑到县城了。你在县城没房子,人家就要‘押房子’钱。”  山西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董江爱说:“城里房子成本远高于农村,但大量农村适婚人口进入城镇需要住房,这是一些农村人结不起婚的原因之一。”  给了“押房子”钱,事情还没有结束。许艳强的姐姐许艳梅说:“我们这儿,男方除了给‘押房子’钱,还有不少其他名目的结婚支出。”其他地方结婚男方出彩礼钱即可,中阳县没有“彩礼钱”的说法,却分拆成几类支出。以他家为例,订婚时候的“见面礼”为10001元,取意“万里挑一”;还有“底财钱”,为4888元;“三金钱”,用来购买首饰,花销3万元;结婚时还有“玩笑钱”,用来给女方家“压门”的亲朋。此外,还有买衣服、拍婚纱照、旅游、婚庆的支出。  许艳强的母亲王金凤说:“这些钱下来又得好几万,再加上‘押房子’钱,压得喘不过气啊。这几年村里结婚越来越‘排场’了,像‘底财钱’以前是没有的,现在加上了;以前敲鼓吹号的几个就够了,现在都要16个以上;以前借几个车就行了,现在必须要通过婚庆找9个一样的车。”   《 人民日报 》( 2016年04月18日 09 版)

推荐阅读:要赢彩票网 http://www.1v1v1v.com

  • 上一篇:武钢党委常委张翔被免职 此前因涉嫌受贿被刑拘
  • 下一篇:7岁男童遭铁环“咬”手 无法取下向消防求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