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主打产品 >

北洋水兵拒绝沉船也拒绝突围 丁汝昌只好服|aibbb

发布时间:2015-07-25 17:03:12 作者:陕西誉丰源物资有限公司

北洋水兵拒绝沉船也拒绝突围 丁汝昌只好服毒自尽 原标题:北洋水兵拒绝沉船也拒绝突围 丁汝昌只好服毒自尽   司令丁汝昌下令沉船,可是那些舰长们恐怕沉船后会触怒日本人,可能性命不保,所以拒绝执行命令。丁汝昌又打算率领各舰突围,更没有人理他,丁汝昌只好服毒自杀。拒绝沉船,又拒绝突围的舰长之一程璧光乘着悬挂白旗的炮艇出港,向日本舰队投降。历时24日的威海卫战役结束,曾经煊赫一时,作为自强运动结晶的北洋舰队灰飞烟灭。清政府知道大势已去,尤其是那位皇太后那拉兰儿,急于庆祝她60岁的快乐生日,所以迫不及待向日本乞和。   本文摘自《首败》,师永刚,张凡 编著,凤凰出版社,2011.3   日本海战手绘图(资料图)   日舰本队转舵南遁后,“定远”、“镇远”二舰在后紧追不舍。双方近至二三海里时,日舰不得已回头再战,猛烈的炮战在此时达到最高潮。激烈的炮火中,日舰损失严重,各舰都已不同程度地受了伤。   下午五时许,“靖远”、“来远”修补完毕,恢复了战斗力,前来归队。同时“平远”、“广丙”及炮舰“镇南”、“镇中”,鱼雷艇“福龙”、“左一”、“右二”、“右三”都奉命出港会合,北洋舰队声势大振。5时30分,伊东佑亨见本队各舰多已受伤,无力再战,而北洋舰队集合各舰,愈战愈勇,便再次发出“停止战斗”的信号,不等第一游击队来会合,就继续向南驶逃,北洋舰队定、镇、靖、来、平、丙6舰在后尾追。北洋舰队速力不及,日舰开足马力,渐渐逃远。北洋舰队便停止追击,转舵驶向旅顺。历时近5小时的中日黄海海战至此结束。   黄海海战是世界上第一次蒸汽动力战舰的大规模战役,其规模之大,战斗激烈,时间之久,在世界海战史上罕见,影响也非常深远。这次中日海军的主力决战的结果,日舰“西京丸”被击毁,几乎沉没;“吉野”、“比睿”、“赤城”受重伤;“松岛”丧失了战斗力,其他各舰也多受重创。北洋舰队“致远”、“经远”、“超勇”、“扬威”沉没,“广甲”逃脱后搁浅被毁,其余各舰皆受重伤。两相比较,中国方面的损失较为严重。战后,北洋海军将领及时反思,总结出几个主要问题:迎敌阵式一成不变;舰速迟缓,军械老化,弹药质量差;舰船单纯依赖进口;将领勇怯不同,致使战斗队形不整。“勇者过勇,不待号令而争先;怯者过怯,不守号令而退后。此阵之所以不齐,队之所以不振也。” 原标题:北洋水兵拒绝沉船也拒绝突围 丁汝昌只好服毒自尽   平壤战役和黄海海战的消息传出,国际舆论为之一变。   英国《泰晤士报》在战争爆发初期曾说:“战争之胜利必归于中国。中国强大之海军可阻止倭国军队之运送船,并在同倭国之海战中制胜。”   而到9月30日,《泰晤士报》再发社论,说英国决不会再想到“中国的友谊是值得培植的。更用不着因为要得到它的友谊,去迁就它的虚荣心。关于中国的潜力以及中国迷梦已醒之类的神话,已经被这次战争完全澄清了。中国是一盘散沙,它只有通过外力才有可能打起精神和组织起来”。   一向关心这场战争的俄国报纸评论说:“日本所以兴起战端之近因,非惧于中国或俄国占领朝鲜,而完全在于向世界表明:日本为文明国中一充分成熟者而排除外邦之控制,谋国权之伸张,以保全国家之威严。换言之,无非日本于最近半个世纪艰苦奋勉于文明事业,今者接受合格之检验。日本发现舍弃战争不能以其他方法可以达到此目的。故此次与中国之冲突,与其说非策略之战争,莫如称之为发达之战争。”   来看看日本人的速度,《剑桥中国晚清史》称:在10月份,日本人向满洲长驱直入,在鸭绿江附近的九连城和凤凰城打败了中国人。11月初,他们攻陷了金州和严加设防的中国人阵地大连湾,在这里夺取了大量军需物资,其中包括621支枪、129门炮、3300万余发枪弹、约250万发炮弹。大连的陷落大大地便利了日本人对貌似“不可攻破的”中国海军基地旅顺口的攻击行动,结果使旅顺口于1894年11月21日失守。这不仅使日本得到了东亚最优良的海军船坞,而且严重地瓦解了中国军队的士气,使北京陷于惊慌失措之中。   中国在平壤集结的军队有14000人,司令官(诸军总统)叶志超是官场中的典型人物,胆小如鼠,视钱如命,又没有声望,其他将领们也都是大小官僚,除了吸食鸦片外,每天都摆酒欢宴,既不体恤士兵,也不会逼面而来的大敌,他们都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官场哲学。等到日军以15000人发动攻击时,大军即行崩溃,叶志超首先逃生。日军乘胜尾追,越过鸭绿江,深入中国领土的辽东半岛,顺利地占领位于半岛最南端、中国最优良的旅顺军港。日本这时已决心永远攫取旅顺,所以在旅顺作展开灭种式的大屠杀,中国人全部死尽,只有36人逃生。   这是一个绝望的局势,中国海军主力全在北洋舰队,其他南洋、粤洋两个舰队都微不足道,而且地域观念和派系观念,使他们乐意于看到以李鸿章为首的北洋系势力瓦解,所以北洋舰队根本不可能有援军。不久,司令部所在地的刘公岛上发生兵变,水兵弃舰登陆,要求司令丁汝昌“放他们一条生路”,而岛上驻防的陆军却抢着攀上军舰,要求快快逃命。秩序已,英国顾问瑞乃尔建议丁汝昌凿沉残余军舰,士兵徒手投降。丁汝昌采纳,下令沉船,可是那些舰长们恐怕沉船后会触怒日本人,可能性命不保,所以拒绝执行命令。丁汝昌又打算率领各舰突围,更没有人理他,丁汝昌只好服毒自杀。   拒绝沉船,又拒绝突围的舰长之一程璧光乘着悬挂白旗的炮艇出港,向日本舰队投降。历时24日的威海卫战役结束,曾经煊赫一时,作为自强运动结晶的北洋舰队灰飞烟灭。清政府知道大势已去,尤其是那位皇太后那拉兰儿,急于庆祝她60岁的快乐生日,所以迫不及待向日本乞和。   吉田茂的《激荡的百年史》有云:“中日战争耗时仅六个月便宣告结束。被视为泱泱大国的中国竟然一败涂地。这一事件使仍处于西方列强阴影中的日本陡然间信心大增。”   《剑桥中国晚清史》中则描述了局外人的观感:“在整个战争期间,法国、英国和其他外国观察家一再赞许日本人精于战略和战术,赞扬他们有效能的训练、纪律、勇敢善战、集体主义精神,以及他们在运输、军粮供应和医药设施方面的突出表现。中国的战败还不仅仅是由于它的虚弱;日本则是靠它的力量打赢了这场战争。”
  • 上一篇:新兴县全力推进三大会战 打造禅意生态名城|海南新闻
  • 下一篇:2015年春茶产销形势及特点分|谁能百里挑一最新一期下